貝努腕錶


外形優美,功能可靠。

外形優美,功能可靠。

美麗源自觀者之眸——亦體現於細節之中。
貝努腕錶的單獨特色:

機芯

機芯

透過透明錶底可細意觀賞貝努腕錶的100.0型機芯,其構造不僅滿足一枚機械腕錶的所有功能需求,更可讓每一位腕錶鑒賞家賞心悅目。由德國銀打造而成的2/3夾板——一項格拉蘇蒂懷錶天文台錶的特色,以其更好的穩定性代替了各式橋板。格羅斯曼夾板的標誌性特點在於筆直的邊緣以及弧形鏤空,令引人注目的螺絲擺輪可以充分展現其傲人尺寸與美感。

擺輪與上鏈輪系相對而置,保持視覺平衡。三個以螺絲固定的黃金套筒填充中間空隙,其藍寶石水晶軸承寶石閃耀白色光芒。每個可見螺絲均經過手工退火。

肉眼便可感知這一作為功能性裝飾品的機芯裝置。拋光、直紋、太陽紋飾以及寬形格拉蘇蒂菱紋裝點零件,就連字體鐫刻同樣以手工完成。德國銀、鋼、螺絲的退火色彩、套筒的實心金與鑲金擺輪輪緣構成了天然物料色彩的經典和諧組合。仔細端詳之下,錶主不僅會對於精心打造的錶面與閃亮的倒角邊緣讚歎不已,更會陶醉在機芯的不同層次之中。

擒縱系統

擒縱系統

一款經典的擒縱系統負責連接腕錶的輪系系統與擺動系統。這一安裝於幾乎所有機械腕錶中的擒縱系統是在著名格拉蘇蒂腕錶調校師雨果·穆勒(Hugo Müller,1863年至1943年)的理念基礎上改良而成的。限位銷從插桿移至擒縱臂,由此,限位動作將在擒縱裝置的厚重部分進行。

擺動系統

擺動系統

經典的螺絲擺輪採用Nivarox游絲,其末端曲線由格拉蘇蒂腕錶調校師與天文台錶製錶師古斯塔夫·戈斯騰柏格(Gustav Gerstenberger,1886至1983年)計算得出。其振頻傳統上為18,000次每小時,相當於2.5赫茲。游絲向內彎折四分之一個弧度,並借助銷釘固定在經典游絲滾軸上。為了穩固固定游絲螺釘,腕錶未使用如今常用的可調式螺釘。

擺動系統與擒縱系統由兩個手工雕刻的凸輪支撐:帶有游絲的擺輪安裝於帶有格羅斯曼微調螺絲的大型階梯式擺輪凸輪上,而擒縱輪則安裝於對面的較小凸輪上。第三個具有太陽紋飾的凸輪支撐擒輪叉。擒輪叉有意保持較小尺寸,以免對佩戴者觀察擒縱造成影響。

調校裝置

調校裝置

貝努腕錶具有配備微調計的調校系統,透過這一系統可以對腕錶進行精確至秒的後期設定,且不會對擺動系統的平衡造成影響。透過格羅斯曼微調螺絲可對微調計毫無張力地向兩個方向移動。為了能夠精確設定時間,拉出上鏈錶冠便會掣停秒針。一個固定安裝的發條作用於這一停秒裝置,發條透過將一個銷釘推向雙滾軸的圓周上,從而暫時掣停擺動系統。

棘輪

棘輪

一個經過改良的格拉蘇蒂棘輪確保主發條的張力。棘輪可在上滿鏈後略微回轉,並減輕主發條張力。格羅斯曼的製錶師透過使用一個銷釘在長孔中引入棘爪,以實現這一回轉。

三重階梯式太陽紋飾

三重階梯式太陽紋飾

上鏈輪系在齒輪上帶有拋光邊緣倒角,由此賦予了零件最高亮度。棘輪作為輪系中最大的部件還裝飾有傳統的三重階梯式太陽紋飾,與寬形條紋以及手工雕刻的整體外觀和諧相融。

黃金套筒

黃金套筒

軸承寶石——白色藍寶石水晶——安裝於凸出的黃金套筒中。與所安裝的、分別由手工退火的鋼質螺絲一起,它們突顯於夾板表面上方。這一凸起式佈局以傳統格羅斯曼腕錶為藍本,由此可以拆卸並清潔單獨軸承寶石,而不會在組裝時對夾板造成傷害。

手工雕刻

手工雕刻

2/3夾板上的所有鐫刻,以及擒縱輪板和擺輪凸輪上的鐫刻都由手工完成。

技術規格

  • 機芯 100.0型自製機芯,手動上鏈,五方位調校
  • 零件 188個
  • 寶石 17顆寶石,其中3顆安裝在以螺絲固定的黃金套筒中
  • 擒縱系統 錨式擒縱
  • 擺動系統 防震式軸承固定螺絲擺陀,帶有寶璣末端曲線,形狀源於古斯塔夫·戈斯騰柏格(Gustav Gerstenberger)
  • 擺輪直徑 14.2毫米,振頻18,000次/小時
  • 動力儲存 上滿鏈42小時
  • 功能 小時與分鐘顯示,小秒針附停秒裝置
  • 特性 機芯底板帶有未經處理的德國銀材質的2/3夾板與支柱 / 2/3夾板、擺輪與擒縱凸輪帶有手工鐫刻 / 寬形橫向格拉蘇蒂菱紋 / 棘輪帶有三重階梯式太陽紋飾 / 以螺絲固定的凸出黃金套筒 / 可單獨拆卸的離合上鏈裝置 / 經過改良的格拉蘇蒂棘輪具有回轉功能 / 調校裝置在階梯式擺輪凸輪上搭載格羅斯曼微調計螺絲 / 停秒功能,用於指針設定
  • 操控零件 750/000金錶冠,用於為腕錶上鏈與時間設定
  • 機芯尺寸 直徑:36.4毫米,厚度:5.0毫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