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努腕表


外形优美,功能可靠。

外形优美,功能可靠。

美丽源自观者之眸——亦体现于细节之中。
贝努腕表的单独特色:

机芯

机芯

透过透明表底可细意观赏贝努腕表的100.0型机芯,其构造不仅满足一枚机械腕表的所有功能需求,更可让每一位腕表鉴赏家赏心悦目。由德国银打造而成的2/3夹板——一项格拉苏蒂怀表天文台表的特色,以其更好的稳定性代替了各式桥板。格罗斯曼夹板的标志性特点在于笔直的边缘以及弧形镂空,令引人注目的螺丝摆轮可以充分展现其傲人尺寸与美感。

摆轮与上链轮系相对而置,保持视觉平衡。三个以螺丝固定的黄金套筒填充中间空隙,其蓝宝石水晶轴承宝石闪耀白色光芒。每个可见螺丝均经过手工退火。

肉眼便可感知这一作为功能性装饰品的机芯装置。抛光、直纹、太阳纹饰以及宽形格拉苏蒂菱纹装点零件,就连字体镌刻同样以手工完成。德国银、钢、螺丝的退火色彩、套筒的实心金与镶金摆轮轮缘构成了天然材质色彩的经典和谐组合。仔细端详之下,表主不仅会对于精心打造的表面与闪亮的倒角边缘赞叹不已,更会陶醉在机芯的不同层次之中。

擒纵系统

擒纵系统

一款经典的擒纵系统负责连接腕表的轮系系统与摆动系统。这一安装于几乎所有机械腕表中的擒纵系统是在著名格拉苏蒂腕表调校师雨果·穆勒(Hugo Müller,1863年至1943年)的理念基础上改良而成的。限位销从插杆移至擒纵臂,由此,限位动作将在擒纵装置的厚重部分进行。

摆动系统

摆动系统

经典的螺丝摆轮采用Nivarox游丝,其末端曲线由格拉苏蒂腕表调校师与天文台表制表师古斯塔夫·戈斯腾博格(Gustav Gerstenberger,1886至1983年)计算得出。其振频传统上为18,000次每小时,相当于2.5赫兹。游丝向内弯折四分之一个弧度,并借助销钉固定在经典游丝滚轴上。为了稳固固定游丝螺钉,腕表未使用如今常用的可调式螺钉。

摆动系统与擒纵系统由两个手工雕刻的凸轮支撑:带有游丝的摆轮安装于带有格罗斯曼微调螺丝的大型阶梯式摆轮凸轮上,而擒纵轮则安装于对面的较小凸轮上。第三个具有太阳纹饰的凸轮支撑擒轮叉。擒轮叉有意保持较小尺寸,以免对佩戴者观察擒纵造成影响。

调校装置

调校装置

贝努腕表具有配备微调计的调校系统,通过这一系统可以对腕表进行精确至秒的后期设定,且不会对摆动系统的平衡造成影响。通过格罗斯曼微调螺丝可对微调计毫无张力地向两个方向移动。为了能够精确设定时间,拉出上链表冠便会掣停秒针。一个固定安装的发条作用于这一停秒装置,发条通过将一个销钉推向双滚轴的圆周上,从而暂时掣停摆动系统。

棘轮

棘轮

一个经过改良的格拉苏蒂棘轮确保主发条的张力。棘轮可在上满链后略微回转,并减轻主发条张力。格罗斯曼的制表师通过使用一个销钉在长孔中引入棘爪,以实现这一回转。

三重阶梯式太阳纹饰

三重阶梯式太阳纹饰

上链轮系在齿轮上带有抛光边缘倒角,由此赋予了零件最高亮度。棘轮作为轮系中最大的部件还装饰有传统的三重阶梯式太阳纹饰,与宽形条纹以及手工雕刻的整体外观和谐相融。

黄金套筒

黄金套筒

轴承宝石——白色蓝宝石水晶——安装于凸出的黄金套筒中。与所安装的、分别由手工退火的钢质螺丝一起,它们突显于夹板表面上方。这一凸起式布局以传统格罗斯曼腕表为蓝本,由此可以拆卸并清洁单独轴承宝石,而不会在组装时对夹板造成伤害。

手工雕刻

手工雕刻

2/3夹板上的所有镌刻,以及擒纵轮板和摆轮凸轮上的镌刻都由手工完成。

技术规格

  • 机芯 100.0型自制机芯,手动上链,五方位调校
  • 零件 188个
  • 宝石 17颗宝石,其中3颗安装在以螺丝固定的黄金套筒中
  • 擒纵系统 锚式擒纵
  • 摆动系统 防震式轴承固定螺丝摆陀,带有宝玑末端曲线,形状源于古斯塔夫·戈斯腾博格(Gustav Gerstenberger)
  • 摆轮直径 14.2毫米,振频18,000次/小时
  • 动力储存 上满链42小时
  • 功能 小时与分钟显示,小秒针附停秒装置
  • 特性 机芯底板带有未经处理的德国银材质的2/3夹板与支柱 / 2/3夹板、摆轮与擒纵轮板带有手工镌刻 / 宽形横向格拉苏蒂菱纹 / 棘轮带有三重阶梯式太阳纹饰 / 以螺丝固定的凸出黄金套筒 / 可单独拆卸的离合上链装置 / 经过改良的格拉苏蒂棘轮具有回转功能 / 调校装置在阶梯式摆轮凸轮上搭载格罗斯曼微调计螺丝 / 停秒功能,用于指针设定
  • 操控零件 750/000金表冠,用于为腕表上链与时间设定
  • 机芯尺寸 直径:36.4毫米,厚度:5.0毫米